2024

-

2024 协会简讯 8期

所属分类:


 

协会简讯

 

第八期

                                           

四 川 省 中 药 行 业 协 会

202年   6    5    日

网站:http://www.sczyxh.com

Email: sczyxh@163.com

 

《中国中医药报》头版头条:四川中医药全产业链“掘金”

5月29日,《中国中医药报》头版头条刊发四川中医药综合改革探路系列之产业篇——四川中医药全产业链“掘金”。

全文如下:

近年来,四川化中医药资源优势为经济优势,壮大中医药产业发展,让中医药产业“含金量”更高——

孟夏时节,四川省各地中药材种植、生产、加工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点绿成金,让中医药成为“致富田”。近年来,四川打造天府中药城、三台麦冬、内江天冬、秦巴药库等一批产业集聚区,努力培育“川药”品牌,聚力推动中药产业提质增效,中药资源优势正不断转化为经济发展新动能、乡村振兴新引擎。

“从机制建设到品质提升,再到集群发展,四川将中医药产业纳入万亿级医药健康产业总体部署,多措并举加速建设现代化中医药产业体系,带动各地经济发展和老百姓致富,让中医药产业‘含金量’更高。”四川省中医药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田兴军说。

抓机制建设,打造“金名片”

成都彭州的川芎、绵阳三台的麦冬、遂宁的白芷、巴中的枳壳、达州的乌梅……作为中医药文化的发祥地之一,四川素有“中医之乡、中药之库”的美誉,中医药资源优势显著。

独特、优美的自然环境和错落复杂的地形地貌,造就了四川丰富的中药材资源。如何把资源优势转化为产业优势,让中医药产业“含金量”更高,是摆在四川面前的一道必答题。

为此,四川从顶层设计着手,狠抓机制建设,明确各级中医药管理部门牵头发展中医药产业。绵阳、内江、巴中等地还成立了“麦冬办”“天冬办”“巴药局”等特色机构。

在机制建设的整体牵引下,四川设立中医药产业发展专项资金,支持17个中医药产业示范市、县建设;并引入国资成立省中医药大健康产业投资集团公司,注册资金30亿元,构建产业发展投融资平台。首批设立中医药研发风险分担基金3000万元,充分激发企业创新热情。

苦练“内功”的同时,四川还加大对外合作,积极开拓国际市场,推动川药出川。赴香港、澳门举办四川中医药专场推介会,有效利用香港中药材交易所搭建的交易平台,联动宜宾、达州、巴中等中药产业资源富集的市(州),采用市场化运作,借助香港、澳门国际化平台拓展全球市场。冬虫夏草、党参、黄连、半夏等品种,地奥心血康胶囊、三七通舒原料药、康复新液、抗病毒颗粒等中成药成功走向国际市场。

“四川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中医药产业发展,出台系列政策措施,在产业链发展路径上不断‘补链、延链、强链’,聚合资源要素,促进全省中医药产业高质量发展。”田兴军表示。

当下,中医药全面融入四川经济社会发展大局,在万亿级医药健康产业“提质倍增计划”和城乡融合发展中发挥了更加突出的作用。把中医药纳入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国家战略加以谋划,推动川渝在产业融合、科技创新、乡村振兴等领域相互赋能、相向发展。中医药已成为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乡村振兴、对外交流的“金名片”。

抓品质提升,用好“金钥匙”

丰富的药材资源只是四川中医药产业发展的基础,如何提高药用价值、让中医药产业“含金量”更高?药材品质就成了解锁产业高质量发展的“金钥匙”。

药材好,药才好。中药的质量控制,源头药材是关键。与此同时,全产业链管理和规范化栽培种植,两者缺一不可。

2019年1月,四川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了《川产道地药材全产业链管理规范及质量标准提升示范工程实施方案》;2020年4月,11个省级部门联合发布了《川产道地药材全产业链管理规范及质量标准提升示范工程工作方案》。这两个方案,为中药的全过程管理提供操作指引。

以新质生产力赋能中医药产业发展。充分发挥陈士林院士团队作用,发布全球首个中药全产业链大模型“本草智库”。中药创新药秦威颗粒获批上市,抗肺纤维化、中风、老年痴呆等5个国家I类创新中药进入临床实验。成立国内首家中医药转化医学中心。在资阳、达州等地布局区域中药制剂中心,推进中药制剂研发、调剂。推进产业发展关键核心技术重点攻关,近五年,四川中医药领域获得省科技进步奖50余项。仅2023年,四川中药创新药、医院制剂、智能装备研发等就实现成果转化超过2亿元。

推进中药材溯源体系建设。依托省级平台向上与国家中药材供应保障平台对接,向下与省级溯源试点县级平台对接,实现“国家平台-省级平台-县级平台”的数据互联互通,推动从中药材种植、加工、流通、使用全过程溯源体系建设。目前已实现了参与省级溯源各类经营主体256家、种植基地387个、涉及品种87种、溯源基地面积50余万亩。

从标准化着手,率先组建四川省中医药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和全国首个中医药装备分技术委员会,发布一系列中医药标准。中医药川芎 ISO国际标准发布,新修订的川芎质量标准在《欧洲药典》发布。姜黄、西红花、葛根3项中医药国际标准获得立项。中医药省级地方标准59项,涉及中医中药服务、道地药材认证、种子种苗分级、药材传统及机械化生产、质量追溯等方面,标准的实施应用有力促进了中医药产业高质量发展,带动四川中医药产业出川出海、走向世界。

抓集群发展,擦亮“金招牌”

四川中医药产业发展曾面临着一些问题和挑战。比如,药农和种植地多属小规模、分散经营,产业集群的聚集力和效率不足,缺乏龙头产业等。

为进一步提高中医药产业的“含金量”,四川决心求变,擦亮四川中医药产业的“金招牌”。

其一,变“散兵游勇”为“集团作战”。

各地充分挖掘优势中药材,打造了一批中医药产业集聚区。在四川省的政策引领下,成都彭州、内江东兴、绵阳三台、达州达川等多位“尖子生”,交出了亮眼答卷。

有“中国天冬之乡”之称的四川省内江市东兴区,充分挖掘道地药材天冬独特资源优势,努力将天冬培育成全产业链产值达100亿元的大品种。东兴区按照“一镇一园区”布局,打造14个天冬种植园区,通过“天冬+玉米、大豆、高粱、桑树、景观树”等复合种植模式,实现“一亩两收益”。

素有“中国麦冬之乡”美称的绵阳市三台县,建成全国最大的麦冬标准化种植基地,种植面积达7万余亩,产量1.6万余吨,麦冬产量占全国70%以上,产品远销日本、韩国、俄罗斯等多个国家,总产值超过40亿元。

被誉为“乌梅之乡”的四川省达州市达川区,辖区内的乌梅现代农业园区是乌梅原生资源地,拥有全国面积最大的乌梅原生资源林。达川通过“产+销+游”全链发展模式,促进资源转化,带动园区87%的农户从事乌梅产业,园区乌梅产业综合产值4.1亿元。

被誉为“千年药乡、百年药城”的四川省彭州市是全国知名的川芎道地产区,集聚了中医药大健康企业200余家……

其二,变“单兵作战”为“产业集群”。

四川实施“三个一批”建设行动,成立扶持工作专班,打造了好医生药业、新绿色药业2个超50亿元龙头企业和一批超10亿元的拳头产品;实施产业集聚融合发展行动,打造了天府中药城、岳池生物医药产业园等一批优势互补、错位发展、各具特色的中医药产业园区,其中天府中药城2023年实现全产业链营收260亿元。

田兴军表示,四川着力推动中医药产业做优做强;筛选有潜力的企业,促进高校、科研机构与企业共建创新联盟,帮助解决问题;积极引进国内外知名药企,带动四川中医药产业发展。列出产业发展的主攻方向,统筹相关部门加大资金、政策、土地、科研等要素支持,形成合力。当前,全省中医药综合产值达1200亿元,力争到2025年,再跨两个百亿级大关,再培育一批年产值超10亿元的龙头企业。

四川正以发展新质生产力为重要着力点,纵深推进国家中医药综合改革示范区建设,扎实推进中医药事业、产业、文化“三位一体”高质量发展。面向未来,四川中医药大有可为。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四川省眉山市洪雅县保护发展珍稀药材雅连

雅连“重生”记(道地药材巡礼•四川篇)

 “佑我雅连,一切平安,风调雨顺……”在四川省眉山市洪雅县黑山村,随着药农们声声呼喊,雅连栽种习俗“开秧门”开启了,预示着新一轮的雅连栽种拉开序幕。

根据现代药典的分类,黄连在中国主要有三个品种,分别是味连、云连和雅连。雅连也叫三角叶黄连,以根茎入药,性寒味苦,具有清热燥湿、泻火解毒的功效,在我国已有两千年的运用历史。明代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提到:“黄连今虽吴、蜀皆有,惟以雅州眉州者为良。”这里的眉州就是今天的洪雅县。可见,产自洪雅的雅连自古以来就被认为是黄连中的上品,曾被历朝作为贡品送往朝廷太医院,因此又被称为“贡连”。

2008年,雅连被评为“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成为洪雅县独有的川产道地药材珍稀品种,主要分布在瓦屋山区的黑山村、黑林村。可谁能想到,这么好的一味药材,就在20年前,一度濒临灭绝。

雅连有“三挑”

雅连不好种。据洪雅县黑山村党支部书记张和军介绍,雅连有“三挑”。

第一,挑生长环境——要求海拔高度在1800米到2600米之间,最适宜的是2100米。离开这样的海拔,雅连即便存活也不会长根,而雅连的药效主要来自根部的成分。同时,要求种植地区常年降雨量在1500至2000毫米,得终年潮湿多雾。但拧巴的是,雅连虽喜阴湿却怕水渍,因此,为了便于排水,需种植在坡度15度到60度之间的阴坡地带。

第二,挑土壤条件——种植雅连的土地要选择生荒地,表土层应有黑色腐殖质土或肥土20厘米以上,土壤酸碱度(pH值)要在5.5至6.5为宜。“在选地时,药农会将竹子插入土中15厘米左右,取出土壤品尝,苦的不行,麻的不行。这个土我们尝起来,细嚼起来,有一点甜丝丝的感觉就好。”张和军说,“选好地后,须在4月到5月间开荒整地,并在7月底前完工,以免影响栽秧。”

让人惊叹的是,雅连要经过5年的精心栽培,才能进入收获期。收获过后,这片土地需丢荒30—60年方可复种。

第三,挑种植和管理技术。如今的雅连,已失去有性繁殖的功能,只能通过扦插进行栽培。而雅连根茎不是向下生长,而是向上生长,所以种上雅连秧子后,每年要人工培土一指厚。雅连根茎会伴随着培土厚度向上生长。因此,一般来说,适宜栽种雅连的地方,土层厚度不得低于1米。

对于雅连的“挑剔”,有人精炼地总结为——“享一方甜土培育,得二千海拔生根,拥三十坡度透水,有四季阴凉养性,栽五年成药出林”。

随着雅连的栽种、炮制,一代又一代的洪雅药农顺应自然,不断摸索、积累,从栽种选地、整地、作厢、栽秧、培土,到采收、烘干,形成了一套特殊的种植技艺和生产习俗,并以群体方式在种植区域沿袭、传承。

 

药用价值高

虽然栽培难度大,但雅连的药用价值很高。现代药理学研究证实,雅连具有很好的抗微生物作用,被誉为“绿色抗生素”,可以治疗多种疾病,如清热燥湿、泻火解毒、湿热痞满、呕吐吞酸等,尤其对糖尿病和消疮毒有明显疗效,被历代医书记载。

唐代《新修本草》中说道:“黄连,蜀道者粗大节平,味极浓苦,疗渴为最。”这里的渴,指的是消渴症,也就是糖尿病。“我们研究发现,1.5克的雅连在降血糖方面就可以起到作用,而普通黄连则需要30克以上。”洪雅县瓦屋山药业有限公司董事长严光玉说,“由于雅连很‘娇气’,栽种不易,产量极低,亩产最高也只有50公斤,但价值很高,因此,1公斤雅连价格能卖到两三万元。”

虽然雅连的市场需求很大,常常供不应求,但为什么一度濒临灭绝呢?这里有一段曲折的经过。

史料显示,洪雅雅连销量曾长期占全国黄连销售市场总额的四成以上。据1939年县政府史志记载,当年雅连年产2500公斤,次年产量达5000公斤。新中国成立前夕,民生凋敝,雅连产量降到1000公斤。新中国成立后,人民政府重视雅连生产,将适宜雅连生长的黑林村和黑山村划为雅连种植区,给药农许多优惠政策,使雅连产量逐年上升,到1978年产量达2.9万公斤。

由于雅连生长海拔要求高、土壤要求严、轮作年限长、在地时间长、病虫害防治难度大等因素,药农的种植意愿持续降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洪雅开始试种味连。由于味连种植条件要求较低、收获期短、产量高,于是药农纷纷改种味连。自1985年以后长达20年时间,在洪雅地区,雅连几乎无人栽种。

这时,雅连迎来了贵人——严光玉、张和军。

药苦日子甜

严光玉出身中药世家,父亲是一位“老药工”。她从小就常听父亲说起老一辈人上山“采连”的故事,对雅连有特殊感情。“父亲曾说,雅连是一味非常好的药材,可惜种雅连的药农越来越少了。父亲生前每每提及雅连,脸上总有一丝忧伤。”严光玉说。

2005年,严光玉和丈夫成立了瓦屋山药业有限公司,要把雅连“救回来”。“就在这一年,我们组织专家和药农深入到瓦屋山区,搜寻野生雅连,建起0.3亩苗地;

隔年,把经过林下栽培成活的6000多株野生雅连秧苗,移植到0.5亩适宜种植雅连的阴坡甜土上,开始种植并进行繁殖;2007年,在黑林村建起了180平方米的雅连繁殖种苗基地,开始抢救性栽种;2008年,在黑林村和黑山村建起两个180平方米的对比研究抢救性栽培基地,同年11月雅连秧苗下地栽培成功。”时隔多年,严光玉仍清晰地记得雅连“重生”的各个时间节点。 

2013年,张和军被选为黑山村党支部书记。“当时的黑山村很穷,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我琢磨我们村要发展,需要抓住一个产业,而我们的祖辈是种雅连的,就决定从雅连着手。”张和军说。

张和军上任后,找到严光玉商谈打造黑山雅连种植基地的事。经过双方商议和广泛征询村民意见,从2013年起,瓦屋山药业牵头与黑山村十多户药农注册成立了雅连专业合作社。公司以最低保护价收购村民的全部产品,按雅连在地面积预付订金,采获时若市场价高则随行就市结算。同时,公司以种苗补贴名义先行兑现最低“利润分享”,一次性给予药农每亩数千元补贴。这些措施大大提升了药农种植雅连的积极性。

“最开始种植时,上山需要花两个多小时,一路荒草丛生,几乎可以说是无路可循,全靠手中的镰刀锄头,开辟一条能下脚的小路。而且还需要背生活生产工具,每次上山走到一半,都想跟自己发火。”张和军说,现在他们借助一种带履带的工具“爬山虎”,上山时间能节省约1个小时。

就这样,经过近20年的抢救,雅连从濒危灭绝状态,发展到现有种植面积达1000余亩,产量达5000公斤的规模,并开发出牙膏、面膜等系列衍生品。2021年,四川省药监局发布雅连中药标准。雅连基地也被认定为林下经济示范基地。而张和军不仅带着村民种雅连、开民居致富,自己也成了雅连种植生产习俗非遗传承人。雅连这味苦药,正带着瓦屋山的村民走向幸福的甜日子。

(本文配图均由洪雅县瓦屋山药业有限公司提供)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本报记者 熊 建 赵晓霞 王美华)

 

遂宁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胡道军

莅临“全泰堂川渝毗邻地区川白芷产业发展项目”建设现场调研

5月22日,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胡道军,蓬溪县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主任杨帆,蓬溪县人民政府党组成员、副县长潘宁等领导莅临“全泰堂川渝毗邻地区川白芷产业项目”建设现场调研指导。全泰堂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衡继煌、全泰堂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刘大章、全泰堂集团公司工会主席梁燕、全泰堂川白芷公司总经理郑全林、副总经理何晓琴等陪同调研。

2016年以来,在四川全泰堂川白芷产业有限公司的带动下,逐渐形成以船山、安居、射洪、大英、蓬溪等三县两区为中心的川白芷产业种植集聚区。据统计,2023年,以蓬南为中心的川渝毗邻地区川白芷种植面积达10000亩。为解决产地加工难的问题,我司筹建的“全泰堂川渝毗邻地区川白芷产业发展项目”于2023年10月立项,项目一期于2024年2月开工建设,现已完成主体施工,计划2024年6月30日竣工验收,投入使用后预计今年鲜白芷初加工能力达8000吨。

在调研中,市、县两级领导认真听取项目负责人关于项目建设的基本情况,对项目建设中遇到的困难十分关切。胡主任表示,我们党委政府要尽一切办法帮助企业纾困解难,加快项目建设进度,确保项目如期完工投产。(来源:遂宁道地川白芷)

 

成都中医药大学学子走进石羊镇川芎基地实践教学

为讲好中医药故事,传播中医药文化,展示中医药文化魅力,2024年5月29日上午,成都中医药大学药学院(现代中药产业学院)组织部分师生到石羊镇川芎基地四川修治堂药业实训基地开展实践教学。见习分三批进行,共361人参与。

据悉,2021年12月下旬,成都中医药大学、四川修治堂药业和石羊镇校企地三方合作共建,将修治堂药业川芎种植基地作为成都中医药大学实训基地。几年来,双方本着人才培养和人才使用相结合的原则,进一步建立教学与实践、科研与协作的合作关系。

石羊镇种植川芎已有上千年的历史,药王孙思邈在这里留下了动人的传说。”石羊镇党委副书记贾林向师生简要介绍了石羊镇川芎种植历史和发展渊源。他特别勉励各位同学,希望大家能加入到传承发展中医药文化的行列中,为增进大众对中医药文化认同感和归属感努力。

随后,同学们开展实地见习活动,参观了川芎产业园种植基地,与修治堂药业相关负责人交流交谈。大家感受到了稻芎轮作为产业发展带来的变化,川芎产业园已经实现了全面、精细化的管理,品质一直在同行中领先。

2021级学生王一帆告诉记者,此次实地见习,让自己对中医药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增强了专业学习的内驱动力,加强了传承和发展中医药文化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该校副教授龙飞连续三年带学生到实训基地开展实践教学工作。他表示:“中药鉴定学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学科,需要同学们走入药材产地亲身实践,这样才能熟练掌握药材鉴定知识。”

中医药实践教学,是探索校企地合作培育创新型中医药源头人才的具体路径,是中医药“理论+实践”的具体体现,是激发中医药创新创造活力的有效措施。双方表示,借助实训基地常态化开展的实践教学,进一步激发了学生对中医药的兴趣,有助于中医药文化的传承和弘扬,培养新时代中医药高素质人才。

(来源:都江堰市融媒体中心)

四川省中药行业协会

地址:成都市一环路西三段10号(青羊北路1号)
电话:028-87786519  传真:028–87786519  E-mail:
sczyxh@163.com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成都    SEO标签

四川省中药行业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