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
协会简讯2015-05期

COPYRIGHT© 2018  四川省中药行业协会 备案号:蜀ICP备09018243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成都第二分公司

新闻中心
会员介绍
新闻列表
会员介绍

协会简讯2015-05期

作者:
来源:
2015/04/08 12:56
浏览量
【摘要】:

协 会 简 讯

第五期

                                          2 0 15   3   18

网站:http//www.sczyxh.com                   Emailscyxh@163.com 

 

四川省中药行业协会召开2015年会长会议

2015312,四川省中药行业协会在成都市金河宾馆召开了2015年会长会议。本次会议到会的名誉会长、副会长及相关人员共计19人。会议主要通报了协会2014年的工作情况及本行业新的政策信息,同时也商议了协会2015年的工作计划。会议按照协会《章程》的规定,由会长提名,通过了大邑县中药材有限公司毛德春董事长为协会副会长的提议(需提交协会理事会表决通过)。会议到达了预期目的。

会议应由石才金会长向与会人员通报了协会2014年的工作情况。2014年,协会的中药工作主要在三个大的方面:一是按照《章程》的规定,召开理事会、常务理事会、会长会。二是为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维护行业发展和公平竞争,全心全意为行业、为会员服务,开展了一系列服务工作。如:完成了全年《四川省中药饮片参考指导价格》的具体工作、为会员单位申报四川省著名品牌及产品排名提供了帮助和指导、协会会刊《四川中药》发出第三期、内部刊物《协会简讯》全年发了20期、协会网站定期或者不定期开展了信息传递工作、协会还举办了技能竞及组织协会会员考察等等。三是配合政府部门工作,开展行业内热点问题调研,向政府部门及时反映行业发展中的情况和问题,指导企业生产和经营工作。如:指导督促行业及会员单位遵守执行《四川省中药行业行规行约》、协会配合参与了四川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对中药材打粉的质量标准和使用及中药颗粒剂的质量标准等方面的研讨、配合四川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进一步落实全面提高饮片炮制质量,参与了四川省中药饮片炮制规范制定工作启动并参与具体的修订工作及相关调研工作、组织及协办了由中国中药协会、中国民族医药学会、绵阳市人民政府主办的第十一届中国中医药(民族药)博览会。协会还注重了新会员的发展工作。石会长在总结工作的同时,对2014年的不足方面也提出来,主要有:协会各个专业委员会工作未开展起来、涉及中药材收购税收方面的研讨(由于国家政策及一些客观原因的已经向相关部门反映)未正式开展、搭建四川省中医院系统和省内中药饮片企业合作平台因为多种因素未成。会议向到会人员传递了涉及中药行业的国家近期的新政。有如下方面:一、2015版《中国药典》即将发布,整体要求及结构有很大变化,要求企业的管理工作必须适应。二、新的GMPGSP认证大限已到,关系到能否继续生存,所有生产、经营企业必须过关。三、商务部发布了《关于加快推进中药材现代物流体系建设指导意见的通知》,其相关技术标准和实施要求已经陆续出台,并有一系列先实施企业的优惠政策,因此,谁抓住谁受益,希望大家积极参与和开展。此外,国家对药品的监管力度不断加大,企业只能够依法守法的做好各项工作。

对于协会2015年的工作,石会长主要强调以下方面:一、坚持继续做好协会的各项服务工作;二、努力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维护正常的行业次序,维护行业发展和公平竞争;三、配合政府部门工作,开展行业内热点问题调研,向政府部门及时反映行业发展中的情况和问题,指导企业生产和经营工作;四、加强行业自律机制建设,并指导督促行业及会员单位遵守执行《四川省中药行业行规行约》;五、继续与四川省相关管理部门加强沟通,开展中药经营管理相关的政策法规及专业业务的交流指导工作;六、办好协会会刊《四川中药》,办好协会网站和《协会简讯》,做好政策法规和行业信息交流工作及其他相关工作。

与会人员结合会议内容进行了相关的交流沟通。会议在轻松和谐的气氛中圆满结束。

CFDA副局长吴浈:

      当前药品最核心的问题是药品质量好而不是审批快

整个社会的药品水平在大踏步提高,但是与发达国家比我们有差距,实际上,缩短这个差距、提高水平这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我们一定要做好,需要我们大家共同努力。因此,整个改革意见也围绕着如何来做“好药”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包括如何鼓励创新,就在创新里面做文章,怎么扶持怎么加快怎么给予帮助等措施。

 另一方面,解决中国的健康问题、降低医疗费用要靠仿制药。别小看仿制药,中国的药品基本大部分是仿制药,仿制药不容易,仿制里面有研究,仿制里面有创新,如果我们的仿制药能做的跟国外的药一模一样,那么我们离创新就是一步之遥。

 我们做好药希望大家要积极地按国际标准来做,积极参与,希望我们的仿制药现在在国内和一些跨国公司比拼,同时我们要走出国门参与国际竞争。中国的优势在哪里?但是药品走出国门做的还是太少,下一步鼓励大家走出去。实际上走出去很艰难,很多企业都在走出去过程当中很艰难,第一花钱买罪受,一天到晚来检查,美国FDA一年在中国的检查次数不少于200次,欧盟到中国来监察不少于100次,还有EMATEAPMDA很多国家来检查,估计到中国来的检查次数总数不会下千次。

 但是走出去是花钱买技术,花钱买管理,花钱买教训,我们要走得出去,国人是一定认的。做好药如何来解决低水平重复的问题,如何提高仿制药的质量问题,如何提高药品的标准。总而言之,发展中国的医药事业,提高公众健康水平,建立有效的药品供应秩序,包括中国食品药品监管部门责无旁贷,但是需要大家共同齐心协力,这样才能做好。

 

发改委价格司司长许昆林:取消最高零售价不代表政府不管了!

2015年全国两会期间,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价格司司长许昆林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新一轮医改已取得显著进展。在药品招标制度较完善的情况下,政府确定最高零售限价的做法可以逐步退出,但取消政府制定最高零售限价并不代表政府不管。

 经过这个新一轮的医改,实际上是取得了显著的进展。我们现在这个医保控费的这个水平在提高,另外药品招标制度也在完善。药品招标的制度大概2000年就开始了,在药品招标制度比较完善的情况下,政府确定最高零售限价这种做法是逐步是可以退出来的。 因为一个是市场的手段,一个是计划的手段。那么应该不是并存的。现在进这个医院的那个药品都是完全招标的,已经有接的,有托的,所以取消政府定价是应该是能够比较平稳的。

 取消政府制定最高零售限价不代表政府不管。实际上还有药品的招投标,还有这个医保的控费,还有我们加强的这些事中事后的监管,包括像价格行为的监管,有一些价格的欺诈啊,价格串通啊,包括垄断行为。所以这个能确保取消这个最高零售限价以后市场的平稳。 现在在推行的医药卫生体制的改革,很多医院,多少价进的药,他就多少卖,反正已经是零差率了,所以能保持价格的不会超高加价。

 

  两会中医药代表建议废除省级药品招标

日前,由中国中医药报社、人民网联合主办的2015两会中医药代表委员座谈会在人民网举行。来自全国各大中医药企业的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就积极发展中医药和民族医药事业进行了座谈。在座谈过程中,有人大代表和企业代表先后建议省级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应该废除。

 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省邓州市中医院院长唐祖宣就弘扬中医医学提出了建议;全国人大代表、广西梧州制药集团董事长许淑清就如何提高质量标准,打响中药品牌进行了分享;全国人大代表、山东步长集团董事长赵步长畅谈中医药大有发展前途。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骨科主任医师温建民就中医走出去谈了自己的观点;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临床医学基础研究所常务副所长吕爱平建议在宣传上应该树立中医药的良好形象。其他代表委员也纷纷发言。

 

代表们说,现代的中药企业与原来的中药企业有很大的不同,无论从生产工艺、质量要求和质量保障方面都有了质的飞跃,因此应该在宣传上树立现代中药企业的形象,还社会公众对现代中药企业和产品一个真实的了解和认识。 现在全国每个省都有省级药品招标机构,不但行政支出成本高,而且由于招标缺乏科学体系,制定政策出现比较随意的现象,因此没有起到设立招标采购应有的作用。对于国家最新发布的药品招标采购的执行规定,持保留态度,认为“执行上容易出现偏差”。 现在推行的药品招标量价不挂钩,没有最低销量的保证,也没有回款的时间承诺。而且招标的主体不是需要采购方医院,而是行政主管部门,权责不明。

 代表们认为:由于缺乏科学体系,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制定的政策显得有些任性,有些省直接要求制药企业必须降价多少才能准入,导致一些质优价高的药品无法进入市场。而对于竞争性药品招标采购,由于没有量的保证,对于招标采购价格较低的药,医院不愿意购入,导致企业无法生存,最终绝大多数企业选择生产高价药。而且这些高价药中不乏新药,疗效、安全性等与已经大量使用的低价老产品相比都不确切,风险更大,最后伤害的还是患者的利益。

 有的代表建议,药价应该完全由市场调节。药价回归市场,在医院、患者和市场的双向选择下,自然会有企业生产低价药、中价药和高价药。 解放医生,分权到人,院人分离,将公平健康权利还给人民。目前公立医院仍占最大多数,绝大多数医疗资源集聚在具有垄断地位的公立医院。而由于体制原因,导致公立医院的医生出现收药品回扣和拿红包等不良行为。应大胆改革公立医院。从上至下,从三级医院开始,逐步往下推进,一次性赋于所有医生自主执业权,鼓励所有医生自主执业。 医生只专注于诊治,医院平台则提供一切服务,医生与医院平台签订合作分成协议,医生的收入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方面是诊治费用,二是与医院平台的利润分成;显然,医术高的医生,由于病人多,诊治费用合理,收入水平大增;医术稍欠的医生或新的医生,可加入高水平医生的团队,成熟后,自主担纲;水平无法提升的医生,自然淘汰;稳定后,才有可能逐步展开有效的多点执业。 这样医生们将堂堂正正地靠自己的医术获取较高的收入,回扣将慢慢成为历史,从而破除垄断转型的人为障碍。市场机制的充分导入,将使国家、医院、个人的转型成本均最低。

   

人参价格7年涨了7倍 中药材频演过山车行情

近期,人参的价格又猛涨了一大截。如果从2008年开始计算,人参的价格已经上涨了700%,相当于每年涨一倍。经过这几年的资本推动,众多中药材价格高企。高行情造成的部分中药材生产过热后患,正开始逐步显现。

 资本推高人参价格   人参价格飙升、消费需求不旺盛,交易清淡的同时,人参原料的价格却居高不下。数据显示,“生晒45支”东北人参(通常以20254580支为一个单位进行出售)的报价2013年底时是550元左右,目前最新报价是693.7元,涨幅近三成。  在对人参产业链条进行梳理调查之后,记者发现,大型药企大量资金的进入,是推动参价飞涨的重要因素。 2012年,国家将人参列为“新资源食品”,打破了以前人参只可被用作药品的陈规,即实现了“药食同源”用途的突然放大促使需求在这几年里井喷——这样的需求主要来自于大型药企。一大批实力药企纷纷将资本投入到人参领域,尤其是本身需求人参作为原料的的药企。

 此外,可以种植人参的土壤也越来越少,造成了资源的稀缺。人参对所栽植的土壤有着极其苛刻的要求,必须是原始的林区,这些林区在完成前期的林木采伐之后,要将所有的树根和植物全部砍伐掉,然后对土壤进行翻耕, 但由于种植完人参后土地养分耗尽无法继续种植,届时会种植苗木退耕还林。公开资料显示,最近几年,由于当地政府在森林保护资源上的收紧,导致能够供应人参种植的林地资源越来越少。

 中药材为何上演过山车行情  事实上,“疯狂的人参”只是近几年中药材整个产业的缩影。除了人参外,金银花、三七、太子参等中药材都或多或少出现过暴涨的情况。

 三七的价格从2006年的每公斤均价50元,一路上涨,在2013年年初最高曾飙涨至每公斤均价1000元左右,平均涨幅超过20倍。20头三七,更是突破了1200/公斤大关。最终三七仍然走下了神坛。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三七价格一路下滑,在年末才企稳,目前均价在400多元/公斤。

金银花、三七、山银花还有太子参等品种,这几年都出现过这种暴涨暴跌的情况。”中药材大起大落,除了种植户盲目跟风、市场供需失衡外,资本的推动也是重要原因。比如太子参这样的中药材,资本非常容易炒作。 炒作的手法是,资金到主产地,先用高于正常收购价的价格,不断的小批量买入,每隔一段时间以同样手段来收购,如此数次之后,产品的价格就自然而然地炒上去了。

 上下游被动跟随很受伤   在中药材价格上涨的推动下,上游的种植户和种植企业也难心平静气。秀山县一位张姓普通农民,他家有30多亩的承包地,2012年金银花价格走势很好,他就跟风种植,虽然用了一年生的苗,但是前两年亩产都很低,等2014年亩产上来后,金银花价格却陡转直下,最终收益只能保本。

除了药贱伤农外,下游生产企业也被中药材的涨价搞得焦头烂额。对药企来说,中药材价格上涨将加大他们的成本压力。 为了应付中成药的上涨压力,不少企业只有投巨资建设自己的原料基地。相关人士表示,自建种植基地在一定程度上能应对原料价格波动给生产带来的影响,但也面临着GAP种植规范的考验,无形中加大了企业运营成本。

 健全信息发布和预警机制   实际上,中药材属于特殊的农副产品,中药材市场价格想要稳定,需要政府、协会、企业等多方面联合,建立有效预警机制和储备制度。

 药企建立原料基地,和当地种植户签订合同,这样农户产出有了保证,药企也可以控制成本。此外,可以建立和完善农产品流通服务体系,依托电子商务大力发展订单农业,以需定产即保障了供给,防止药贱伤农现象的频繁发生。 国家应建立和实施种植户补助政策,在必要时采取国家和企业收购储备,发挥储备的蓄水池作用,解除药农的后顾之忧,解决药企的尴尬。“还要加强监管将炒作的行为暴露在监控体系下。”

 

药企董事长:药价也需反垄断

35,李克强总理做了政府报告,《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将“不失时机加快价格改革”。改革方向是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取消绝大部分药品政府定价,下放一批基本公共服务收费定价权。

对此,全国人大代表康恩贝董事长胡季强非常认同,认为药价作为商品之一其价格就是应该由市场进行充分竞争形成,医保药品则可以国内同品种平均价格确定医保支付价。但放开药价并不等于不监管,国家发改委还需要对包括原料药中药材在内的药品价格加强监控。

事实上,确实存在一些企业刻意玩的“垄断游戏”,如某种原料只有三家企业有批文,而药监局又不批新的,有企业便将这三家企业联合起来,将价格抬高,形成寡头垄断,这对下游的药企及消费者极其不公平。药品作为特殊商品,国家中医药管理部门、物价管理部门应进一步完善建立重点品种的市场运行信息监测、预警体系,把握中药价格信息,对非正常的价格波动给予及时行政干预,并严厉打击人为抬高药价、囤积居奇行为。

近些年来,中药材价格走高速度惊人。如常用的中药材金银花从27元最高涨到360元一公斤,后才降到100元每公斤左右;板蓝根从每公斤3元左右最高涨到30元,近期在10元左右;三七(120头)从每公斤40元,最高价涨到700元左右,太子参从原来一公斤200多元最高时达到500元左右。尽管近两年大多数中药材价格有降低,但相比以往,有70%-80%常用的中药材的价格上涨超过2倍以上。因为原材料的涨价,使得中药价格在不断地提高甚至翻番,消费者都表示中药处方费用在不断提高,原来治疗感冒咳嗽一付药2-3元,20-30元能治好的病,现在动辄上百,甚至五六百。

根据公开数据显示,近10年来我国中医药事业在国家的大力支持下,中成药品种已近万种,中成药产业在我国成品药巿场中占近30%的份额,总规模近4000亿。 根据CFDA公布的年度药品注册评审报吿201220132014三年中药获生产批件数分别为3727 24个,分别占当年生产批件数的6.0%6.5%4.7%,且呈现逐年下降趋势,获准产品创新程度不高,201414类为0个,51 个,610个,82个,还有近半为补充申请,只有中药目前市场份额的五分之一。而六类中药新药又很难进入全国及省医保目录。 这表明未来可以上市的创新中药将越来越少。

药品评审迟缓严重影响了企业的创新积极性。全国人大代表、科伦药业董事长刘革新也曾抱怨:“积压的材料已经超过1.4万件。其中不乏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创新药。这些新药上市慢,给企业的回报迟滞,自然导致创新困难。” 建议食药总局尽快调整中药注册监管政策,根据中药特点和现状,既大力支持已有中药产品提高标准、增加质量稳定性和产品安全性有效性,又支持创新中药和剂型创新。

 

两会代表:中药材须建立全程质量追溯体系

本该用于治疗患者疾病的中药材及中药饮片,自身却存在染色、增重、掺杂使假、违规经营、非法加工等市场病态。全国人大代表、天士力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闫希军建议,

对中药饮片及中药材实施全程质量追溯,消除中药材供销领域中制假售假行为。

    去年9月底,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的“中药材及饮片专项抽验”不合格名单中,93批次不合格产品在列,主要涉及的问题为无生产资质厂家非法生产和分装中药饮片、人为染色增重、采用硫磺熏蒸加工饮片以及掺杂销售等。

    据闫希军介绍,现在中药材定位于农副产品,国家相关法规没有对中药材初加工和中药饮片炮制制定明确区分界限,致使药材商户打着药材初加工的名义生产和经营中药饮片,导致了中药饮片的各种乱象。另外,中药饮片生产门槛较低,饮片市场统货统价,不分等级、档次,造成有些医疗单位采购饮片只看价格,不看质量。

COPYRIGHT© 2018  四川省中药行业协会 备案号:蜀ICP备09018243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成都第二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