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
2019协会简讯16期

COPYRIGHT© 2018  四川省中药行业协会 备案号:蜀ICP备09018243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成都第二分公司

新闻中心
会员介绍
新闻列表
会员介绍

2019协会简讯16期

作者:
四川省中药行业协会
来源:
2019/09/26 01:49
浏览量
【摘要】:

协会简讯

 

第十六期

 

                                      2 0 1 9    9      26   

网站: http://www.sczyxh.com                 Email sczyxh@163.com

 

 

促进中药产业高质量发展须立体施策

 

近日,新修订《药品管理法》颁布,明确提出国家保护野生药材资源和中药品种,鼓励培育道地中药材;鼓励运用现代科学技术和传统中药研究方法开展中药科学技术研究和药物开发,建立和完善符合中药特点的技术评价体系,促进中药传承创新。这体现了国家对中药发展工作的高度重视。但实现中药产业高质量发展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统筹推进,多管齐下。当前中药制造业与化学制药行业的增速差距也在拉大。创新潜力未得到足够挖掘,增长速度也在放缓,中药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路径在哪里?

抓好药材源头质量

目前中药材行业发展重要的不是数量上的供给,而是质量上的提高。

发展中药材种植业,首先要科学引种,大力发展道地药材。应避免在非适宜种植区盲目引种,否则会造成中药材品质下降、药效与道地性丧失。还有些药材需不断转移种植地,避免连作导致药材品质下降。

提高中药材种植业技术水平,是行业专家一直呼吁的问题。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用植物所所长孙晓波认为,要通过科技创新,进一步提高中药材种子种苗和种植技术规范;做好生物防控,减少农药使用量;此外,还要做好中药材产地初加工,从源头保证质量。

正视中药临床价值

“一些中成药临床定位不明确,说明书缺乏有效性、安全性及药物经济学等方面的循证数据。”近十年来,不时出现对中药有效性和安全性的质疑之声。客观认识中药临床价值,科学界定中药辅助用药。辅助用药遴选过程中,许多医疗机构、地方卫生主管部门对中成药的疗效及临床价值缺乏客观评价。“辅助用药不能一概而论。因为一种中成药在治疗某种疾病时起辅助作用,但治疗另一种疾病时可能起主要治疗作用。”中国中药协会秘书长王桂华对记者说。对中药进行临床有效性和安全性评价显得非常迫切。

“尤其是中药注射剂,再评价势在必行。中药注射剂到底有没有效果?跟同类口服制剂相比有没有优势?需要有科学评价方法。”孙晓波强调。

激活创新驱动引擎

中医药是我国最具创新潜力的领域,但这种优势还没有被充分挖掘利用。中医药原创思维与现代技术结合,是目前公认的实现中医药创新的有效路径。屠呦呦就是沿着这一路径发现了青蒿素并挽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阿司匹林、黄连素(盐酸小檗碱)、麻黄素等西药,也源于天然物质或传统中医药,但它们都有强大的临床基础。

怎样利用中医药宝库来做创新药物研发?应该采取什么样的策略?它的关键技术是什么?这些值得我们思考。药创新的研究主体以科研院所等事业单位为主,财政投入有限;中药研究和生产低水平重复,制约了中药生产设备的更新换代,也直接限制了中药新药研究开发;中药龙头企业研发投入少,很多传统中药企业在向化学药和生物药转型。

在创新乏力的背景下,近两年国家在中药法规、产业规划政策、科技项目支持和注册审评方法等方面打出组合拳,力挺中药创新。 中药行业首先要回归中医药本质,继承不泥古,创新不离宗,正本清源,优胜劣汰,才能实现高质量发展。

 

客观认识中药注射剂(节选

 

近年来,中药注射剂成为社会广泛关注的焦点。相关监管部门陆续出台了一系列针对中药注射剂的监管措施,对于杜绝中药注射剂的临床不合理用药和监测不良反应起到了积极作用。与此同时,媒体和民众在中药注射剂相关讨论中参与度很高,反映了民众对于药品安全性的期望和诉求。也有少数人对中药注射剂存在较深的偏见,以错误信息误导民众。在此,笔者提供一些基本事实和数据,目的并不是为中药注射剂辩解,而是希望民众摈弃偏见、客观认识中药注射剂。

一、用历史发展观看待中药剂型的发展

由于传统用法上,中药没有注射剂这一剂型,因此一些观点认为中药注射剂不是中药,或缺少科学依据。笔者认为,这些说法未免牵强。

中药的任何一种剂型都有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都是我国医药学家在长期的医疗实践中逐步探索研制的。随着历史的发展和医家对中药药性和疾病本质的认识,医家根据疾病特点和医治需求而逐渐产生了各种各样的中药剂型,使得中药剂型种类逐渐丰富。1972年湖南长沙东郊出土的马王堆汉墓帛书《养生方》,记载了药酒的制法和用法,如“取黄蜂骀廿,置一杯醴中,□□日中饮之”。还记载了丸剂。《黄帝内经》记述了丸、散、汤、药酒、膏等多种剂型的制法和使用。东汉时期《伤寒论》和《金匮要略》中,除了上述剂型外,记载了更多的剂型,如丹剂、糖浆剂、栓剂等。如《伤寒论》记载了用来缓解便秘的蜂蜜栓剂的制法。后世,中药剂型进一步发展,种类越来越多。

近代,随着西医的出现和发展,西药以各种各样的剂型在临床上广泛使用,不同的剂型均有不同的优势。在这个时期,中药也借鉴西药剂型发展出很多新的中药剂型,如颗粒剂、口服液、片剂、胶囊剂、凝胶剂、滴丸、微丸、超微粉剂、分散片、泡腾片、气雾剂等。这些剂型的产生丰富了中药制剂种类,以满足临床上的不同需求。与其他中药新剂型的产生过程一样,中药注射剂也是临床需求与近代科学技术发展相结合的产物。有些主要活性成分明确的中药,其口服生物利用度很低,达不到有效血药浓度,而采用适当的工艺制成注射剂后,可提高生物利用度,提高疗效。这与化学药和生物药剂型的发展规律一致,后者也并不是发展之初就采用将化学物质或细菌发酵产物注射入血管的给药方式。

因此,笔者建议用历史发展观看待中药注射剂的产生和发展,不能片面地认为中药只能口服和外用,而做成注射剂就不科学。

注射给药比口服给药的风险高,无论化学药、生物药和中药都面临相同问题。中药注射剂由于其研发历时较短,更需要在疗效提高的同时,重视伴随风险增加的问题,需要在制剂工艺、质量控制和风险控制方法上下更大的功夫,采取有效的措施防范风险。

二、中药注射剂研发技术要求不断提高

与化学药明确、有限的化学成分相比,中药注射剂中的成分要复杂得多,为防范风险,评估中药注射剂需要有强有力的技术措施。因此,我国对中药注射剂的研制提出了比其他剂型高得多的技术要求,并且相关的技术要求随着时代的推进不断提高。

1993年到2007年,国家颁布了一系列技术要求。如《中药、天然药物注射剂基本技术要求》,对中药注射剂提出了“689原则”,要求对注射剂总固体中所含成分进行系统的化学研究;有效成分制成的注射剂,其单一成分的含量应不少于90%;多成分制成的注射剂,总固体中结构明确成分的含量应不少于60%,所测成分应大于总固体量的80%。原料(药材、饮片、提取物、有效部位等)、中间体、制剂均应分别研究建立指纹图谱,并应进行原料、中间体、制剂指纹图谱的相关性研究。经质量研究明确结构的成分,应当在指纹图谱中得到体现,一般不低于已明确成分的90%。处方中含有毒性成分的,应测定其含量,规定其含量的上下限。以上技术要求不仅提高了中药注射剂研发的门槛,也为安全性再评价提供了重要依据。

目前,有不少品种在物质基础方面达到了前述“689原则”要求,有些品种制定了高于国家要求的技术标准。此外,很多品种在药物非临床研究质量管理规范(Good Laboratory PracticeGLP)条件下完成了安全药理、急性毒性、长期毒性、遗传毒性、过敏及溶血性等全面的安全性再评价,并针对生产环节建立了更为完善的质量控制技术体系。可以说,经过多年努力,中药注射剂根据技术要求不断改进产品的生产工艺、质量控制方法,产品质量得到较大提升,一些研究工作已经发表在国内外期刊杂志上。

当然,由于中药注射剂的活性成分较为复杂,在目前技术条件下很难完全明确中药注射剂中的全部成分及其含量,也无法将全部的组分或成分的药理活性研究透彻。另外,对复杂体系开展质量控制一直是行业难题。因此,要想做好中药注射剂很不容易,可以说,做好中药注射剂是制药领域的最大挑战之一。

三、中药注射剂生产基于复杂质量控制和风险管控

中药注射剂生产是一个复杂的过程,环节繁多,涉及药材质量、药材加工炮制、药物制备、配制、灭菌和封装等,在生产中必须严格执行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Good Manufacturing PracticeGMP)标准。每个中药注射剂品种都有国家批准审核的生产工艺、质量标准,对药材、原辅料、内包材、中间产品、成品等环节都必须执行法定标准。

由于中药注射剂生产过程复杂,对生产过程中各项工艺参数的控制至关重要。为了更严格地控制这些参数,不少中药注射剂企业建立了生产质量自动控制系统,大幅度增加质量控制点,使得产品的质量得到更严格的监控。通常,中药注射剂生产从药材种植、加工炮制、原料前处理、有效部位活性成分提取、浓缩和纯化、制剂调配、灭菌、封装等,到最终完成制剂成品多达几十道工序,有的产品仅提取工序就设置约3000个控制点,只有每一步的生产都对应有严格的工艺参数控制、每一项质量控制指标都通过严格的质量检验,产品质量才能得以控制。由此可见,中药注射剂的生产并不是一个简单粗放的过程,而是严格按照GMP要求来生产、并开展质量控制的精细工艺。

由于中药注射剂生产链很长,过程复杂,设定了大量的质量检验指标,可以说,完成一批中药注射剂的生产和质量检验,所花费的人力和物力成本要远远高于化学药。然而,由于中药注射剂的特殊性和现阶段检测技术水平所限,其不良反应发生率仍高于单一组分的化学药,企业决不能满足于现有的产品质量标准。只有持续改进产品质量,不断提高质量控制水平,才能够进一步降低药品风险。

四、持续关注中药注射剂不良反应情况

纵览国家药品监管部门历年发布的《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其总体情况类似,在此仅以2017年度为例,提供简要概况。2017年,国家不良反应监测中心总共收到不良反应/事件报告157.1万例次,其中化学药占82.8%,中药占16.1%。收到严重不良反应/事件16.1万例次,其中化学药占87.8%,中药占10.6%。无论是化学药还是中药,注射剂的不良反应占比均高于其他剂型。在化学药不良反应报告的总数中,注射剂占比为66.7%;在中药不良反应报告总数中,注射剂占比为54.6%

从以上同类剂型的数据来看,中药注射剂的不良反应占比与化学药注射剂的不良反应占比并没有显著区别。但是,就中药整体而言,由于中药注射剂的不良反应报告占了中药总体不良反应报告的一半以上,因此,中药注射剂的不良反应也必须引起充分的重视。建议相关部门不能因噎废食,对中药注射剂一禁了之。应该找准问题所在,针对问题采取合理的措施。

五、加强中药注射剂合理使用

中药注射剂的不良反应不一定是大分子引起的。制备环节,中药注射剂多采用适当的沉淀或其他处理工艺以去除蛋白质、鞣质、树脂等大分子物质。同时,在中药注射剂生产环节企业普遍采用超滤技术以去除大分子物质。如果大分子物质检验呈现阳性结果,则产品不合格,经过以上环节技术处理以及严格按照相关检验标准检验合格的产品,大分子物质残留能够得到较好控制,因此,大分子引起中药注射剂不良反应的可能性较低。

中药注射剂的不合理使用也可能带来不良反应,包括非必要性静脉用药、非对症用药以及联合用药等,此外,随意调快输液速度也会增加不良反应风险。

由于中药注射剂的成分相对复杂,并非所有成分的药理活性都完全明确,不能排除有个别成分在某些特殊情况下(如输液浓度过高、速度过快、超适应证、联合用药、病人为超敏体质等)可能引起不良反应。临床观察发现,中药注射剂不良反应尤其是严重不良反应多出现在基层医院,这可能与基层医院对中药注射剂适应证的把握不严、用药相对不规范有一定关系。

(作者简介:梁爱华,博士,中国中医科学院药物安全首席研究员,中药注射剂安全性研究中心主任)

 

“便利店售药”可能全国铺开

 

 828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发展流通促进商业消费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了20条稳定消费预期、提振消费信心的政策措施。其中,明确提到要加快连锁便利店发展,开展简化烟草、乙类非处方药经营审批手续试点。

据毕马威中国和中国连锁经营协会最新发布的《2019中国便利店发展报告》,2018年便利店门店超过12万家,行业增速19% 也就是说,一旦全国的便利店售药均可售药,至少将有12万家便利店加入非处方药市场争夺战。

 201812月,北京市《关于进一步促进便利店发展的若干措施》出台。文件规定,连锁便利店可按有关标准申请零售经营乙类非处方药,申请二类医疗器械经营备案的可由企业总部统一配备质量管理人员。 30天之后,北京首家获批的便利店开始销售乙类非处方药和二类医疗器械。

前不久,上海市浦东新区在全国率先启动“一业一证”改革,把过去一个行业的多个审批事项进行整合。对于便利店来说,以前需要办食品经营、酒类商品零售、药品经营、第二类医疗器械经营备案凭证和烟草专卖零售5张许可证,只需办一张综合许可证即可。

而今,国家将简化审批手续写进了国家文件,这或将在全国范围内加速便利店售药这一进程。

高质量中药配方颗粒首次进入德国药房

德国施特拉尔松德孔子学院22日举行成立三周年庆典暨施特拉尔松德拉茨药房中药配方颗粒部门成立仪式,德国总理默克尔致信祝贺。默克尔表示,德国有了第一家销售高质量中药配方颗粒的药店,这是德中两国良好合作的体现,也是大学、产业界以及文化机构合作富有成效的范例。施特拉尔松德孔子学院应当为自己所取得的成就感到骄傲和欣慰。这是经质量检验符合标准的中药配方颗粒首次进入德国市场。

中国驻德国大使馆教育处公使衔参赞刘立新在致辞中说,施特拉尔松德孔子学院自创立之初便以传播中医药为特色,并且深度参与了拉茨药房中药配方颗粒部门筹建过程。拉茨药房中药配方颗粒部门的建立是中医药推广又一里程碑。

拉茨药房是施特拉尔松德一家公立药房。仪式后,药房负责人向来宾展示了来自中国安徽济仁药业有限公司的中药配方颗粒制配机器和制配过程。

 

COPYRIGHT© 2018  四川省中药行业协会 备案号:蜀ICP备09018243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成都第二分公司